您正在浏览的内容: 2017年3月第5期

英国:政府呼吁禁止地方议会运作的学校赞助弱后学校

据英国广播公司2月10日报道,政府认为由地方议会运行的学校赞助弱后学校的行为应该被禁止。在英格兰,只有具备学历地位的学校才能形成信托来支持弱势学校,地方政府协会(Local Government Association)表示,缺少优质学校的支持会让处在弱势的学校感到前途黯淡。部长们认为地方议会学校没有法律权利成为赞助者,然而地方政府表示,91%的地方议会运作的学校被教育监督机构(Ofsted)评为良好或卓越,因此他们应该被允许“在提高教育标准和提高生活机会方面发挥直接作用,包括帮助弱后学校的运作” 。 继续阅读

俄罗斯:俄罗斯联邦文化部建议恢复俄罗斯艺术科学院的教育功能

据俄罗斯塔斯社2017年2月15日报道,俄罗斯联邦文化部第一副部长弗拉基米尔·阿利斯塔拉霍夫(Владимир Аристархов)在俄罗斯艺术科学院的总结改选全体大会上表示,教育的相关法律将进行修改,届时将恢复俄罗斯艺术科学院的教育功能。 继续阅读

法国:政府大力促进2017年艺术与文化教育

据法国教育部官方网站2017年2月1日报道,2月1日早上,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及研究部部长娜雅·瓦洛·贝尔卡塞姆(Najat Vallaud-Belkacem),文化与通讯部部长奥德丽·阿祖莱(Audrey Azoulay),以及城市·青年与运动部部长帕特里克·卡内(Patrick Kanner)在部长会议上提出了为促进艺术与文化教育的部际政策。

继续阅读

德国:家庭部计划增加儿童日托服务

据德国教育视点网站2017年2月3日报道,德国家庭部(BMFSFJ)发布的“儿童日托报告”(Kindertagesbetreuung Kompakt“)中的最新数据显示,儿童日托服务需要继续扩大,并且计划首次为11周岁以下的小学生提供照顾。3岁以下需要照顾的儿童数正持续增加,从2015年的43.6%增长到2016年的46%。事实上,该年龄段的约720000名儿童中,只有32.7%在2016年接受照顾。不仅仅是儿童日托中心的名额,日托的时间范围对父母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大约50%的3-5岁儿童的父母给孩子安排的日托时间每周不超过5小时。一部分11岁以下小学生的父母也想继续让孩子上托儿所。20%不接受日托服务的儿童的父母表示在课后也有该需求。但是有14%儿童的父母,即使他们的孩子上日托所,他们平均每周也需要额外的10个小时让孩子受到照顾。22%全日制学校小学生的父母表示,平均每周有9小时额外的需求。这项调查表明,小学生全天的照看服务也需要被拓展。 继续阅读

日本:东京都制定第二版校园欺凌综合对策指南

据日本教育新闻官方网站2017年02月10日报道,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制定了第二版校园欺凌综合对策指南。此次对策指南除了保留第一版的原有内容以外,还增加了许多实际案例,内容上做了大幅度扩充。今后,东京都内公立学校将以此对策指南开展校园欺凌预防活动。 继续阅读

韩国:首尔大学将全面实施教授成果年薪制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2017年2月7日报道,首尔大学从今年初开始,对新聘请的教授实施成果年薪制,并计划至2020年为止将适用范围扩大至所有在职教授。首尔大学教务处于2017年2月6日称:“上个月已向校务委员会(校长团会议)报告,针对本年度聘请的80余位教授,从2018学年开始实施成果年薪制的业务计划案,本月中旬经过理事会表决,将开始实施。”首尔大学教务处处长金基炫(音)表示:“计划至2020年为止,将成果年薪制的适用范围扩大至所有教授。” 继续阅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塞舌尔第一次主办幼儿保育和教育国际会议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2017年2月10日报道,塞舌尔第一次主办幼儿保育和教育国际会议。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女士表示:“2030年议程”必须以儿童作为开始,他们的权利和尊严,他们的发展,应该通过幼儿保育和教育进行保证。会议主题是“建设早期儿童保育和教育系统:课程的经验。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公立教育是否处于危机之中?

在澳洲,有关公立教育危机的言论越来越多。这些言论不仅来自教育学者、政府官僚,也来自普通百姓。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有人认为危机源于没有足够关注西方文明和犹太基督教给澳大利亚发展带来的影响,有人认为是澳洲教师队伍的问题,还有的则指出是由于澳洲社会内部的经济、文化不平等导致的教育不平等。这些不同的观点追根究底源于对公立教育宗旨的认识。那么公立学校教育的宗旨是什么? 继续阅读

警惕教育游戏的陷阱

数字个性化学习一直是教育领域所关切的话题。数字个性化学习提倡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个性化的定制测量和评价学生学习的效果,并进一步改变他们的情感、态度和观点。教育游戏是数字个性化学习在学校的重要应用,但近期有研究发现,这一应用有可能让孩子失去自我,变成政府所期望的那种人。 继续阅读

美国:聚焦黑人学生毕业率问题

在美国,有越来越多的黑人学生进入四年制的大学或学院学习,但是,据2014年美国教育部国家教育统计中心(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简称IPEDS)的一份报道,在这些全日制黑人学生中,只有40.9%的人能在6年内顺利获得四年制的学士学位,其大学毕业率在同时统计的其他几个人种群体中排名最后,比同龄的白人学生低22%(见图1)。 继续阅读

英国:出国经验裨益学生今后的发展

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设定雄心勃勃的目标,确保更多的学生在攻读学位期间有机会出国学习。比如,德国希望到2020年,能保证有50%的学生获得出国经验;美国和法国也致力于在未来几年内学生出国人数翻倍。各国如此热衷将学生送出国门的原因何在?研究表明,一定的出国经验为学生带来很多益处。英国大学协会出国研究项目(Gone International study)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学生上学期间的出国经验(如出国学习、工作或做志愿者)对其有积极影响,那些有出国经历的学生更不容易失业,在工作中有更多的学习机会,有更高的意愿继续学习,也可以享受更高的起薪。有无出国经验的毕业生的失业率比为3.7% VS 4.9%,有无出国经验的毕业生在工作中获得更多学习机会的比率为5.1% VS 4.5%,有无出国经验的毕业生在学业上继续深造的比率为15.4% VS 13.7%(见图1)。 继续阅读

尼日利亚:教育资源缺乏导致3/4学生大学梦落空

尼日利亚联合招生和入学考试委员会(The Joint Admissions and Matriculation Board,简称JAMB)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2015年间,尼日利亚各高校共收到约1,000万份入学申请,但最终只有约26%的学生被录取,其中2015年的录取比例最高,但也仅达到30%。2013年的申请人数最高,但每年的录取人数变化不大(见图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