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的内容: 2018年3月第5期

英国:海外留学生为英国经济贡献200亿英镑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8年1月11日报道,英国高等教育政策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际留学生为英国经济作出的贡献约为200亿英镑。分析报告指出,留学生支付的高额学费为当地经济最主要的收入之一。仅伦敦而言就收入46亿,谢菲尔德(Sheffield)为当地经济贡献最大。 继续阅读

西班牙:埃杜菲奈特教育项目在马拉加大学中推进金融教育

据西班牙《世界报》2017年12月28日报道,西班牙马拉加的埃杜菲奈特教育项目(Proyecto Edufinet)是西班牙的开拓性项目,由乌尼卡加银行(Unicaja Banco)和乌尼卡加基金会(Fundación Unicaja)资助。该项目已经获得多个大奖,包括近期《经济时事》杂志为其颁发的两个奖项。这次,这个项目走到马拉加的大学中去,为学生讲述金融教育的重要性,讲述如何走近世界金融圈,也试图在同学间培养一种创业精神。 继续阅读

俄罗斯:未成年人事务委员会成立100周年

据俄罗斯教育部网站2018年1月12日报道,俄罗斯联邦未成年人事务委员会的建立历史要追溯到1918年1月14日——自从苏维埃人民政委颁布《有关未成年人委员会》决定之日算起,而其颁布这项决定的目的是监督预防未成年人从事违法乱纪的行为,并且为未成年人提供医疗心理、教育和社会援助。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新州87%土著学生未达NAPLAN测试标准

据《布里斯班时报》2017年12月25日报道,新州9年级学生中至少有87%的土著学生需要重新进行阅读、写作和计算能力测试才有资格获得高中毕业证书,而非土著学生的这一比例为59%。这引起人们对政府新的最低读写和计算标准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土著和非土著学生12年级完成率差距的担忧。 继续阅读

非洲:2018年耶鲁非洲青年学者项目

据耶鲁大学非洲青年学者项目2017年12月26日报道,耶鲁非洲青年学者项目已进入第五年,这个项目将为14-18岁的具有很高的学术成就、领导潜能及对高等教育浓烈追求的非洲中学生提供免费的学术交流项目。今年,这一项目召集了来自33个非洲国家216所学校的300名中学生。明年,这一项目将于7月下旬至8月份在卢旺达和加纳两地举办。 继续阅读

联合国大学:联合国大学移民网络会议

据联合国大学官方网站2017年12月26日报道,由联合国大学(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系统内的移民问题研究人员组成的联合国大学移民网络(UNU Migration Network)于2017年11月21日至24日在联合国大学马斯特里赫特创新与技术经济和社会研究所(UNU Maastricht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Institute on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UNU-MERIT)聚集,分享项目最新情况并讨论合作研究机会。 继续阅读

美国:教育体系失败的原因审视

2015年,我(本文作者Matthew Lynch)为美国教育周刊撰写了一篇题为“美国教育体系失败的10个原因”的文章,其中列举了阻碍美国教育体系发展的10项问题:家长缺位、公立学校不恰当地关闭、班容量超额、教育技术的负面影响显现、英才教育缺乏多样性、教育经费停滞不前、教师教育创新不足、高中毕业生的学业能力和生活能力下降、辍学生的入狱率上升、以及大学生性别差距加大。事实证明,这些问题在几年后依然存在。重新审视这份美国教育体系失败理由的清单,我准备再增添10项新问题。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研究表明大学并未浪费时间和金钱

20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社会学家批评大学仅是精英阶层的大学。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大学在数量和规模上逐渐扩张。如今,澳大利亚右派却反过来指责近几十年来大学数量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时间和金钱的浪费。他们表示除少数几个特定领域外,大学几乎无法提高学生的能力和技能,应减少大学的公共开支以减少赤字和税收。 继续阅读

美国:特许学校增幅下降的原因

自1991年第一部特许学校法律在明尼苏达州颁布以来,特许学校在美国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每年增开数百所学校和增招数千名学生。这种持续25年的快速增长使得特许学校在美国公共教育领域独树一帜,发展成为传统公立学校唯一的竞争对手。在某些城市,特许学校招收到的学生甚至比传统公立学校还多。但是,自2013年以来,特许学校的增长率急剧下降(如图1所示),导致目前许多城市的特许学校供不应求。特许学校的支持者认为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继续阅读

美国:两类校长对TFA项目成员的态度大不同

“为美国而教”(Teach For America,简称TFA)项目自1990年创立以来,已经派遣4万多名大学毕业生到全美各地薄弱学校进行支教。虽然社会各界对TFA项目褒贬不一,但调查显示,许多TFA项目成员所属学校的校长表示,TFA项目成员教师的课堂教学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近日,兰德公司(Rand Corp.)的一项调查研究指出,如果深入分析这些校长的背景,可能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