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K

美国:研究生是否应该发表论文

据美国高等教育内参网2017年8月23日报道,关于两个截然不同学科的研究生是否应该发表论文的问题引发了美国学术界的讨论,一个是以哲学学科为代表的人文学科,另一个是以神经科学为例的自然科学。在美国,博士学位有论文发表的要求,博士后则有教学经验的要求,美国终身教授的任职资格要求总是变得越来越多。

然而,最近关于哲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生是否应该发表论文的问题,重新引发了该话题的讨论。有一些人支持期刊禁止发表研究生作者的文章,而批评者称,这是对学术界存在的更大的结构性问题的掩饰。J.大卫·威尔曼(J. David Velleman)是纽约大学的哲学教授,他在一篇为哲学博客《日常常识》(Daily Nous)写的博文中写道,过去几年的惯例是学生要博士毕业后才能发表。而现在研究生认为,为了得到一份工作他们必须发表,而他们绝大多数人是对的。威尔曼称,这一论文发表的变化带来了很多不良影响。比如,期刊论文的投稿数量巨大,一个期刊一年可能会收到500-600篇论文,这样编辑对于每篇文章的关注度就降低了。此外,论文想要发表,就要尽可能立即引起编辑的注意,这导致了更多的关于一些不痛不痒话题的“形式化”论文。况且,助理教授想要评职称的话,也要和研究生竞争论文发表机会。

威尔曼称,研究生课程也受到论文发表的影响。学校将不会赞成对学生论文发表之外的领域的承认。出于论文发表利益的考虑,所有学生都会经历分支学科的减少。哲学研究生发表论文的整体影响是,哲学家将会变得越来越狭隘,他们在文章发表方面也许是合格的,但是他们没有能力开拓新的学科前沿问题。为了停止所谓的“研究生发表军备竞赛”,威尔曼提出两个主要的政策变化:哲学期刊应该拒绝发表研究生作者的论文,哲学系应该减少在终身职位和晋升评审中的研究生工作。批评者则认为,一些研究生的论文写得和教授一样好,应该予以发表。然而,威尔曼反驳道,如果研究生的论文在今天这么好,那如果晚几年发表的话,论文将会改得更好,那么对作者和文献而言,都是好事。威尔曼的许多言论也适用于其他人文学科。然而,在自然科学领域,关于研究生是否应该发表论文的辩论也在上演。《发现》(Discover)杂志的著名博主Neuroskeptic发布了最新的博文,文中提到,新的《神经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的竟然没有出现在《自然评论-神经科学》(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杂志上,而这篇文章的统计影响力很大,这一状况令人吃惊。据称,该论文的第一作者卡米拉·诺德(Camilla Nord)仍然是博士研究生,所以其论文被《自然评论-神经科学》杂志拒录。

像人文学科一样,自然学科也在经历论文发表数量的激增,这对于研究质量有一些消极影响,比如造成低质量的研究、重复工作等。然而,自然科学的相关学者认为,减少发表数量并非提高数据质量的可行且负责的方式,通过提高同行评审的透明度和引入替代指标作为再现性指标是更好的解决方法。科学的目标是共享尽可能多的信息,而不是拒绝发表。

 

来源:美国高等教育内参网

编译者:晁亚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