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K

德国:教师的公务员身份是否将保留

据德国《教育点阅报》2018年6月11日报道,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联邦宪法法院对作为公务员的教师是否有权罢工进行了讨论,这使得教师的公务员地位受到威胁。就一直以来的原则来看,在公务员制度的框架内,罢工权利与公务员身份相悖。如果联邦宪法法院认定教师有权罢课,那么恐怕将来教师将不再能再保有公务员的身份。

据报道,巴登•符腾堡州公务员协会认为,应该保持教师的公务员地位。一方面,只有公务员身份能够使教师负责任地从事教师职业。这是由于在德国,教育事业具有宪法地位。“基本法”第7条第(1)款规定,整个学校系统受国家监督。这在个别联邦州的宪法中得到了采纳和阐述。由于联邦共和国的联邦结构,学校系统的组织是各个联邦州的责任。教育法律和学校制度的组织在学校法律中具有约束力,由于学校制度具有宪法地位,所以学校应该承担涉及主权的责任与义务。“涉及到主权权利的履行一般来说应该是公务员永久的责任,同时也是公共的/法律上的雇用关系和忠诚关系。”(基本法第33条第4款)。显然,教师应该承担主权责任,同时应该在行政活动中得到体现,比如授予学位,如文理中学毕业证书、专业高等学校等级证书以及中等学校毕业证书等;与学年成绩单相关的转换决定;学校秩序措施的安排等。

另一方面,教师职业与主权活动有关。教学活动的主权性质,在于教师对具有上述决定的人的生活和职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而保障这一点的最好的条件是保障教师的公务员地位,因为它能有效地让教师在服务和对待服务对象忠诚的背景下实现客观和公平的管理。受教育权和义务教育权使教学成为各州的中心任务。同样也保护了父母和学生的受教育的权利,以避免学生和家长受到潜在的罢工危害。报道中称,保障教师的公务员身份,也涉及到了教师教学活动的主权特性。由于长时间的教师罢工会阻碍教育平等,因此教师的公务员身份禁止了教师罢工,也就是保证了义务教育和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而教师只有拥有公务员身份是,才能保证其政治上的独立性,从而保证教师的所谓教育责任。在历史上,这种独立性是一项重要资产。公务员不应该受任何一个党派或一个特定的政府约束,只需要承担民主合法化的宪法所规定的义务即可。

 

 

来源:德国《教育点阅报》

编译者:刘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