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K

促进职业教育发展可裨益澳大利亚高等教育

澳大利亚高等教育部专家组成员、高等教育课程主任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借助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简称ABS)提供的数据,分析了当前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在劳动力市场上的职业发展变化(见图1)。根据1987-2017年25-34岁从业人员的工作岗位数量变化可以看出,随着新时期的发展,传统行业如销售、机械运作、文职工作等的就业人数基本不变,而专业性强的职业就业人数呈明显增长的趋势且增幅巨大。

图1 澳大利亚1987-2017年间25-34岁人群就业趋势图

在2009年以前,澳大利亚政府对各学校的财政资助采取定额拨款方式,资助额不受学校招生人数的影响,学校继而在各学科招生数量上以“趋利避害”的方式进行取舍,以应对定额财政拨款与多学科发展资金匮乏之间的矛盾,如医疗护理专业便因此遭受冷落,致使澳大利亚必须依赖从海外大量引进医疗卫生领域专业人员。从2009年至2017年,“需求驱动资金”(demand driven funding)政策——政府财政拨款额根据大学本科生招生数量进行相应调整,取代了原有的定额拨款政策,各大学遂纷纷扩招,但这又导致了另一个问题的产生:市场上人才供过于求,致使越来越多的本科毕业生难以在劳动力市场找到工作,大众对高等教育的信心也有所下降。因此,虽然整体上本科生入学人数仍呈增长趋势,如科学专业学生从2008年至2016年期间增加了12000多名,但也有部分专业本科生入学人数呈减少趋势。因此,由于需求驱动资金所导致的劳动力过剩问题,澳大利亚从2018年起又恢复了定额拨款的教育资助政策。

就业市场的变化需要有相应的高等教育体系的接轨,以帮助平衡毕业生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关系。没有一种教育体系能够让毕业生供给与劳动力市场需求之间实现完美平衡,毕竟教育和经济的发展有其各自不同的时间线。安德·鲁诺顿认为,回归定额拨款方式以限制本科生招生人数是不尽人意的,因为某一专业领域,例如技术和贸易领域,其就业人数在整体上是增长的,但在该领域的某些方面还存在着劳动力稀缺的问题。而发展职业教育可以改善当前澳大利亚高等教育面临的就业问题,因为职业教育不仅能分担高等教育生源过剩的压力,还能弥补特定专业方向的人才缺口。

 

信息来源: 澳大利亚对话网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o-fix-higher-education-funding-we-also-need-to-fix-vocational-education-102634 [2018-09-05]

编译者:杨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