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K

没有教授的大学和没有大学的教授

对于不断变化的高等教育改革,大型网络公开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简称MOOCs)已经不再新颖。在高等教育边缘地带出现的其它教学模式甚至扬言在不久的将来要引发更加具有轰动效应的“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或者至少让学术界人士坐立不安。这些高等教育模式有可能从根本上颠覆人们对有1000多年历史的教授职业和大学的看法,但也有可能失败并最终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学术界人士大多不希望MOOCs最终能成功。因为,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一种没有教授的高等教育前景。这种没有教授的大学是一个虚拟空间,它从“能力本位”(competency-based)的教育理念中吸取灵感。美国犹他州西部州长大学(Western Governors University)、美国线上大学卡佩拉大学(Capella University)推出的“FlexPath”项目以及新罕布什尔南方大学(Southern New Hampshire University)推出的“College for America”项目都倡导“能力本位”的教育理念。学生通过参加一些价格低廉的课程,熟练掌握诸如“能够运用逻辑、推理和分析的方法处理难题”等一系列技能。“课程导师”(course mentors)以能力为导向设计和实施课程,指导学生达到预定的目标。教育行政部门的官员对“课程导师”进行监管。教育评估专家对学生的学业状况进行评估,最终决定是否授予资格证书,即学位证书。在美国,由于这种高等教育模式能够带来更便捷和更廉价的高等教育,因此在政治和经济上得到了广泛的支持,被看作是地区大学和社区学院未来发展的模式。

除MOOCs以外,还存在着一种更新的却较少被关注的高等教育模式。美国佛蒙特州柏林顿地区的Oplerno就是代表。这所全球在线教育机构将讲师、教授和职业导师联合在一起,通过网络向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提供可负担起的、易获取的优质教育。它的目标是“为了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利益,最大化高等教育的规模、价值和效率优势”。

Oplerno允许教授抽取80%的在线课程学费,教授对课程设计和展示享有完全的知识产权。每个学生每门课程需要交纳500到1500美元不等的学费。教授和讲师不会受到太多束缚,可以设计自己的网上课程,每个班级大约25个学生。与试图抛弃教授的能力本位的教学模式相比,这种教育方法保留了教授职位,却不需要大学,也不需要附属于大学的那些高楼大厦和管理人员。

2014年初,佛蒙特州教育董事会授权认可Oplerno提供大学学分。2014年秋季,Oplerno将努力争取成为一所佛蒙特州能够独立授予学位的在线教育机构。Oplerno的创建者罗伯特·斯基夫(Robert Skiff)说,目前已经有80多位学者签约Oplerno。

MOOCs和Oplerno这两种如此对立的模式,给美国的,或许也给其它地方的未来高等教育新世界描画了两条难以逾越的边界线。一条是没有教授唯重能力的高等教育,一条是没有大学仅有教授的高等教育。或许,这两种高等教育模式将被更新奇的东西代替。比如,培生大学(Pearson U)、黑板大学(Blackboard U)、沃尔玛大学(Walmart U)。这些新的高等教育模式既没有教授也没有大学,只有纯粹的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信息发布系统和学历证书授予平台。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这种自由市场化乌托邦主义的抬头。

备注:本文作者斯蒂文•沃德(Steven Ward),系美国西康涅狄格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著有《新自由主义与知识和教育的全球重建》(Neoliberalism and the Global Restructuring of Knowledge and Education)。

信息来源: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网站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comment/opinion/opinion-the-professor-less-university/2015376.article [2014-08-28]

编译者:亓校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