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关于中等教育阶段数学教育的建议报告

最近,英国教育部(Department for Education)发布了阿德里安•史密斯爵士(Sir Adrian Smith)教授关于英国中等教育数学教育的建议报告。报告提出当前英国中等教育阶段的师资力量不足,将中等教育数学科目规定为必修并不现实,应该在未来的10年中逐步普及。
报告提出了改进英国16岁-18岁中等教育阶段数学教育的15条建议。 继续阅读

脱欧对英国高校造成的影响

一直以来,英国与欧盟在高等教育领域合作紧密。通过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互惠互利,英国大学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力日渐强劲。数据显示,目前英国是世界第二大留学目的地,虽然英国大学研发支出全球占比3.2%,但科技论文下载量全球占比9.5%、引用率占比11.6%、高被引文章(most highly-cited articles)占比15.9%。 继续阅读

“我也可以上大学吗?”——期望与现实差距背后的思考

尽管目前美国大学学费持续上涨,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上大学仍然是最好的投资。确实,高等教育的普及对于个体和社会发展都有好处。有数据调查显示,超过90%的美国人期望上大学,但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有大学学历。期望上大学的人数远比事实上拿到学位的人数要多得多。最近南加州大学和密歇根大学合作,研究团队就为什么某些群体期望上大学和实际获得学位的人数差距巨大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并探讨了如何减少这一差距。 继续阅读

美国:学校STEM学科师资紧缺,高等教育可以这样做

美国高校已经连续数十年不能为K-12学校培养充足的师资,尤其是中学STEM学科(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科学)教师岗位的空缺远远高于其他学科。为了解STEM专业学生对中小学教师职业的看法,以及高校可以采取哪些举措鼓励STEM专业学生去中小学从教,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教授迈克尔·马德尔(Michael Marder)的研究团队调查了美国高校STEM专业的6,000多名在读生和1,100多名毕业生。 继续阅读

美国可向英国学校借鉴的四条教育经验

自1943年英国政府提出“国家的命运取决于人民的教育”这个口号以来,英国基础教育在不断变革的过程中,教育质量稳步提升,并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教育工作者前来取经。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附中(University High School in Normal, Illinois)社会科学系主任罗伯特·菲茨杰拉德(Robert J. Fitzgerald)就是其中之一。在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进修学习期间,他曾多次对英国中小学进行走访观察,并总结出美国学校可向英国同行学习的四条经验: 继续阅读

传统研究型大学会在数字化时代被淘汰吗?

为了解决大学讲座和研讨会人满为患的问题,一些高等院校推出了在线授课这种网络课程模式,并大有取代前者之势。数字化学习与在线资源确实为教育提供了便利,而且也可以节省高校的人力和财力,但与此同时,它也会造成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在线学习容易使学生失去注意力,影响其消化吸收课程内容,并减弱学生总结评估对方观点的能力,从而不利于学生甄别能力和批评性思考能力的培养,而这些核心技能则是传统讲座所致力于传递的。 继续阅读

深化澳印高等教育合作正当其时

随着印度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的发展,到2060年,印度或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为推进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增加其在印度市场的存在份额,日前,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和教育部长西蒙(Simon Birmingham)在访问印度期间明确表示,将加强与印度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合作,帮助提高印度高等教育质量。 继续阅读

好老师比班级规模更重要

近年来,澳大利亚的学生在一些国际学生能力评估项目中(如PISA、TIMSS)排名下跌严重,这引起了国内外教育学者的关注。近日,国际经合组织教育主管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Andreas Schleicher)在迪拜全球教育与技能论坛(Global Education and Skills Forum)上说,如果澳大利亚政府想不用花太多钱就提高教育水平,那么扩大班级规模是一个好办法,但是这却不是最根本的方法,给教师更少的上课时间,让他们能专注于高质量的教学才是解决之道。 继续阅读

教师须破除学习风格的神经神话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脑科学与学习项目中将“神经神话”(neuromyth)界定为“对某些将脑科学研究应用于教育或其他领域的案例或事实的误解和误读”。在教育领域,由于许多教师缺乏相应的神经科学常识,并且受到大众传媒的误导宣传,往往会对一些大脑认识产生一些误解,例如“我们仅仅利用了大脑10%的部分”、“在学习第二语言之前,孩子必须先掌握母语,否则两门语言都无法被完全习得”。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保障所有学生受教育 权利是主流学校义不容辞的责任

由于主流学校越来越重视学生的测试成绩排名,迄今为止约有7万多名未达到标准的学生不得不被排除在主流教育之外,现有的教育制度以测试成绩作为衡量学生水平高低的标准,这对学生心理健康造成的消极影响并未引起决策者的重视。失业率居高不下以及被排除在主流教育之外学生人数的激增,为非全日制教育行业带来了发展的契机。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公立教育是否处于危机之中?

在澳洲,有关公立教育危机的言论越来越多。这些言论不仅来自教育学者、政府官僚,也来自普通百姓。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有人认为危机源于没有足够关注西方文明和犹太基督教给澳大利亚发展带来的影响,有人认为是澳洲教师队伍的问题,还有的则指出是由于澳洲社会内部的经济、文化不平等导致的教育不平等。这些不同的观点追根究底源于对公立教育宗旨的认识。那么公立学校教育的宗旨是什么? 继续阅读

警惕教育游戏的陷阱

数字个性化学习一直是教育领域所关切的话题。数字个性化学习提倡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个性化的定制测量和评价学生学习的效果,并进一步改变他们的情感、态度和观点。教育游戏是数字个性化学习在学校的重要应用,但近期有研究发现,这一应用有可能让孩子失去自我,变成政府所期望的那种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