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学教师不应成为反恐监视器

英国于2015年9月推行“反恐怖主义及安全法”(Counter Terrorism and Security Act),其中规定包括教师在内的公共部门工作人员有责任向国家举报潜在激进分子,也就是说他们肩负着“预防责任”(the Prevent duty)。英国内政部(the Home Office)拒绝提供已被举报的潜在激进分子的数量和潜在激进分子是否导致学生参加激进主义(de-radicalisation)运动等信息。 继续阅读

美国:芝加哥大学不再要求申请入学的学生提交SAT/ACT成绩

6月19日,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宣布,不再要求申请入学的学生提交SAT/ACT成绩,而采取测试成绩可选政策(test-optional police)。虽然此前已经有很多美国学校(包括一些精英文理学院)不再要求入学者提供SAT/ACT成绩,但是芝加哥大学是第一所这样做的顶尖研究型大学。这一惊人举动无疑吸引了众多顶尖的申请者。 继续阅读

英国:政府的教育改革“使学校教育的不公平现象恶化”

伦敦大学教育学院(UCL Institute of Education)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重点学校招收贫困家庭孩子的数量越来越少,这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全面教育改革加剧了学校教育系统中的不平等现象。早在教育改革实施之初,一项对于改革影响的严肃评估就指出,推动学校自由化和权力扩大化的做法会给教师施加极大压力。如今,该制度正在迫使学校和校长将“学校的利益置于学生的利益之上”。 继续阅读

澳大利亚:“早期语言学习”计划促进其文化的多元化

澳大利亚是一个典型的多语种使用国,目前正在使用的语言大约有300种。尽管在泛悉尼(the Greater Sydney area)地区,近40%的家庭能够使用英语以外的其它语言交流,并能够为孩子提供例如周末在社区进行语言学习的机会,但在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等一些地区,多语种使用和教育状况并不理想。 继续阅读

“每日一英里”活动有益儿童健康

近年来,超重和肥胖儿童的数量急剧增加。肥胖与久坐和缺乏锻炼密切相关。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曾建议儿童每天看电视不超过2小时,减少坐卧时间,每天进行1小时的中等强度锻炼,同时每周进行一些肌肉锻炼。然而调查显示,全球只有不到40%的儿童遵循了上述建议。 继续阅读

墨西哥:教育改革为何陷入困境?

5年前,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启动了一场宏大的教育改革计划,旨在改革墨西哥的整个教育体系,提高教育水平,整改教师工会,打击教育体系中猖獗的腐败行为——例如吃空饷问题。但是5年过去了,改革对于墨西哥的教育发展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墨西哥的教育仍然在35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排名倒数。 继续阅读

美国:双学分课程,请不要仅为优等生敞开大门

为拓宽大学入学渠道,美国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高中教育阶段推行双学分课程(dual enrollment courses)。参加双学分课程的高中生可以在毕业之前先行修习大学阶段的一些课程,使他们既可以真正体会大学的生活和学习,努力争取升入大学,也可以让他们同时获得大学和高中的“双重”学分。 继续阅读

英国:国家教育资助新方案使中小学财政状况每况愈下

2017年9月,时任英国教育大臣的格里宁(Justine Greening)向议会公布了新的国家教育资助方案(National Funding Formula,简称NFF)的相关细节,即从2018学年开始,学校中小学生得到的资助金额将会提高0.5%,到2019-2020学年,这一幅度将提高到1%。同时,政府将为学校设置最低资助额度,即每个小学生3,500英镑,每个中学生4,800英镑。此外,为解决长期存在的不同地区教育不公平现象,该方案还决定自2020年起直接将资金发放至学校,而不再通过地方政府机构这一媒介。 继续阅读

美国:上机考试取代纸笔考试的利与弊

上机考试的测试形式目前在测试领域传播的非常迅速,许多大型的国际测试已经完成了以机考代替纸笔的过程,例如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merican College Testing, ACT)和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NAEP)。 继续阅读